當前位置:主頁 > 地勘園苑 > 專家論壇 >

礦產綜合利用是節流也是開源

來源: 中國礦業報 發布時間:2021-06-22 瀏覽量: 字號:T|T

從古老的石器時代到如今以科技創新為引領的新時代,礦產資源在人類發展史中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隨著現代科學技術和經濟社會的發展,世界各國對礦產資源的需求越來越多,采礦技術已能夠從地表采到地下深部、從易采區到達難采區、從高品位到低品位,但是,仍然滿足不了人類經濟發展的需要。即便如此,一些人依舊認為,地球上的礦產資源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還自然以寧靜、和諧、美麗。礦業開發具有擾動和改善生態環境的雙向作用,粗放的開發利用方式會對生態環境造成一定影響,節約與綜合利用方式既減少對環境擾動,又能改善生態環境。因此,加強礦產資源的節約、高效、綠色開發利用,建立符合美麗中國要求的礦業開發新模式,是當前礦業領域生態文明建設的重大課題。

百廢待興 概念先行

毛澤東曾說過:“要使我國富強起來,需要幾十年艱苦奮斗的時間,其中包括執行厲行節約、反對浪費這樣一個勤儉建國的方針。”礦業也不例外。新中國成立后,為了保證經濟長期持續、穩定、協調地發展,我國十分重視礦產資源的勘查與開發,初步提出了綜合利用的概念,并以此為基礎在生產、管理等方面開展了積極探索實踐。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我國強調開展煤矸石、石煤綜合利用,節約使用優質煤,常將礦產資源綜合利用與保護環境聯系到一起。例如,1979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試行)》就明確提出,實行綜合勘查、綜合評價、綜合利用,保護資源環境,防止污染,促進經濟發展;1984年,國務院作出《關于環境保護工作的決定》也強調,采取經濟鼓勵政策,提高工礦企業開展開展綜合利用及污染防治的積極性。這段時期,“誰投資、誰受益”的原則逐漸深入人心,國家不但出臺了一系列相關優惠政策,還設立了綜合利用獎,表彰在綜合利用方面有貢獻的企業或個人。

1986年《礦產資源法》的頒布,使我國的礦產資源管理走向了法制軌道,對礦產資源勘查登記和開采的審批、集體礦山企業和個體采礦以及相關責任主體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等都開始有法可依,這也意味著國家對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的監管力度開始加大。以《礦產資源法》為出發點和基本依據,我國初步形成了礦產資源綜合利用政策框架和綜合利用工業體系,礦產資源綜合利用工作逐步正規化、法制化。“以廢養廢”、開發利用再生資源都是當時是的熱門話題,許多礦業生產企業堅持“先利用、后回爐”的方針,充分回收和合理利用再生資源,以期對資源永續起到保護作用、減少環境污染、提高經濟效益。

隨著《“十一五”資源綜合利用指導意見》出臺,我國礦產資源綜合利用工作邁入了一個新階段,政府建立適合我國國情的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的宏觀管理體系。值得一提的是,《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首次明確提出“節約優先戰略”,提高資源開發利用效率和水平,加快轉變礦業發展方式,增強資源保障能力,將資源節約上升為國家戰略。

總的來說,在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的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的側重點在于提高經濟效益,在保持促進經濟發展的前提下要重點關注環境保護和治理。 隨著礦產資源資源綜合利用政策框架和綜合利用工業體系的形成,各地在改革、開放、搞活方針指引下,建設一批試點地區和示范工程,制定了一系列優惠政策調動企開展對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的積極性。步入“十一五”后,我國將貫徹節約資源作為基本國策的方針,逐步建立起適合我國國情的資源綜合利用宏觀管理體系,形成了政府大力推進、市場有效驅動、全社會積極參與的良好局面。

“三率”為基 技術護航

近年來,在經濟轉型升級和化解產能過剩的宏觀背景下,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迎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

2012年,原國土資源部部署礦產資源“三率”(開采回采率、選礦回收率、共伴生資源綜合利用率)調查與評價工作,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煤、石油、天然氣等22個重要礦種“三率”調查與評價,對我國礦產資源利用有了初步認識和基本判斷。依托“三率”調查工作,我國制定并發布試行煤炭、鐵等124種重要礦產資源開發“三率”最低指標要求,實現在產礦山所涉及礦種全覆蓋目標,構建起我國礦產資源完整的“三率”指標體系。

發展資源高效利用和生態環保的先進技術是礦業轉型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提高礦產資源合理利用和保護水平的根本途徑,其中的代表之一就是《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先進適用技術目錄(2019年版)》。一批取得明顯資源、經濟、環境效益的采選技術工藝入選推廣目錄,成為礦業發展新動力。

始于2010年的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專項是礦業領域經濟激勵的一次重要嘗試。該項目充分發揮了財政資金的杠桿效應,極大地促進了礦山企業開展節約與綜合利用的積極性。

同時,我國大力開展礦產資源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設,旨在通過中央、地方、企業三方聯動,解決具有全局意義的資源綜合利用問題,鼓勵礦山企業依靠科技做大做強。有專家表示,此舉是加快轉變礦業發展方式和推動礦業結構調整的重大舉措。

礦產資源開發利用調查評估制度化和常態化是加強礦產資源規劃和合理開發利用管理、提高“三率”水平的重要保障,也是強化科學管理、有針對性地制定相關政策和措施的重要依據。2016年,原國土資源部發布《關于推進礦產資源全面節約和高效利用的意見》,謀劃了未來發展的主要目標,即到2020年,全面節約和高效利用指標體系和長效機制基本建立,建成礦產資源“三率” 最低指標和領跑者指標;激勵約束機制健全,監管有效,重要礦產“三率”達標,重點骨干礦山基本達到領跑者標準。

為進一步加強礦產資源勘查和礦產開發利用年度檢查工作,原國土資源部研發啟用“全國礦業權年檢信息報備管理系統”。同時,根據國務院《礦產資源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完善礦產督察員報告制度,建立全國礦產督察網上報備系統,提高礦產資源開發利用督察效能。在部門戶網站開設先進技術信息共享平臺,宣傳先進技術推廣政策、標準規范、工作進展和先進典型,介紹擬推廣先進技術的適用范圍、技術參數等基本情況,積極為產學研用服務,讓有需求的企業找到適用技術,讓先進技術找到適用的企業,提高先進適用技術轉化率和普及率。

綠滿神州 未來可期

如今,礦產資源綜合利用與初期的舉步維艱相比已是另一番景象。下面這組數據或許會讓您眼前一亮——

中國自然資源經濟研究院的研究報告顯示,“十二五”以來,全國非油氣礦山數量整體保持下降態勢,產業集中度逐年提高,大中型礦山占比從2011年的8.4%提高到超過20.4%。從勞動效率看,“十三五”期間,全國非油氣礦山從業人員勞動生產率和人均礦業產值均保持上升趨勢,從業人員勞動生產率增長47.3%,年均增長13.8%;同期,人均礦業產值增長98.2%,年均增長25.6%。先進采選技術及設備的推廣應用使我國礦山開發利用水平持續提高,“十三五”期間平均地采開采回采率為86.7%,選礦回收率也維持在75%~80%的較高水平。此外,隨著有色金屬礦產大規模開發利用,原礦采出品位和入選品位逐漸降低,但多數礦種選礦回收率穩步提高。

“十三五” 以來,我國尾礦排放量逐年下降,2018年降幅最大達12.11億噸,同比下降25.1%;尾礦利用量卻逐年提高。2018年,全國綜合利用尾礦總量約為3.35億噸,綜合利用率約為27.7%。

再生有色金屬產業快速發展,產業規模不斷擴大,資源循環利用水平不斷提高。2018年,再生有色金屬主要品種(銅、鋁、鉛、鋅)總產量約為1206萬噸,其中再生銅234萬噸、再生鋁695萬噸、再生鉛225萬噸、再生鋅52萬噸。

據統計,我國通過先進適用技術的推廣和應用,盤活石油可采儲量33.1億噸,按目前國內生產規模,可供開采15年;盤活天然氣1645億立方米、煤礦8億噸;盤活鐵礦資源40.74億噸,約相當于新增6%的國內鐵資源量;盤活磷礦資源21.2億噸,約相當于新增10%的國內磷資源量;盤活鉀鹽1.44億噸,約相當于新增近30%的國內氯化鉀資源量。

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工作取得長足進步的同時,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在市場、技術、管理等方面依然存在不少困難和挑戰。2021年是“十四五”的開局之年,為加快推進自然資源領域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保障,有專家建議:

首先,落實節約集約戰略,推進礦產資源規模化開采。嚴格礦山最低開采規模設計標準,提高資源開發利用規模,逐步實現大規模、集團化開發;進一步優化礦產資源開發利用產業布局,做好礦產資源開發整合提升礦山規模化集約化程度,形成以大中型礦業集團為主體的礦產開發新格局;支持整體勘查和整裝開發,形成礦產資源穩定供給和創新資源開發模式的示范區。

其次,以資源綜合效益為核心,整體提高礦產資源綜合利用水平。開展礦山企業技術需求調查,組建技術創新聯盟,加強共性關鍵技術攻關;搭建先進適用技術信息共享平臺,打造先進適用技術宣傳矩陣,促進先進適用技術推廣;建立礦產資源節約與綜合利用標準發布和實施效果評價制度,創新管理部門、研究機構和礦山企業標準研制評估合作機制,加強對已發布標準的實施效果評價,動態調整相關標準,提高標準等級,增強標準化服務能力。

第三,發揮現代化信息技術手段和平臺,推進智能礦山建設。圍繞地質測量、儲量管理、采礦、選礦等關鍵環節,開展智能系統與大數據、物聯網、5G、云計算等現代信息技術的深度融合與集成創新,提高智能礦山裝備的成套化和國產化水平;鼓勵各地建設信息管理云平臺,探索礦山企業儲量動態數據和開發利用數據的接入與管理,推動建立全國礦山企業信息大數據分析平臺。同時,強化數據接口、通信協議、語義標識等基礎共性標準的制修訂,加快開展智能裝備、智能服務、數據管理、井下機器人等關鍵技術和產品標準的制修訂,構建完善智能礦山標準體系;制定智能礦山建設、評價、驗收規范與實施細則,穩步實施智能礦山標準提升計劃。鼓勵有條件的經濟發達地區、重點行業和重點企業,發揮人員、資金、技術優勢先行先試,提高示范引領作用,形成可復制的智能化開采模式、成套裝備、管理經驗等。

最后,健全資源保護利用監督管理。要探索資源資產調查監管手段,完善礦產品和礦業權“兩個市場”建設,創新礦業資本市場管理方法,推進市場價格和資本流動監測體系建設,維護資源所有者權益;強化重要礦產的管理,實施專項檢查督查,嚴格對浪費資源等行為的監督執法。明確礦產資源監管內容和職責,研究制定監管清單。開展礦山動態巡查和航空遙感監測,探索建設礦產資源綜合監管移動信息平臺,支持礦產品溯源技術發展,鼓勵監測技術創新,推動監管工作的信息化和智能化。強化信用監管制度建設,引導形成從業主體自治、行業自律、社會監督、政府監管的社會共治格局。

好看的欧美寻宝电影